MANBET体育-manbetx3.0客户端下载

当前位置:主页 > manbetx体育 > 正文

以至于用力过猛刹不住车(用电脑照片制作背景也是需要后期非常细

作者: 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1-12

关键词: 虚妄, ┊阅读:次┊

  manbetx体育 www.89man.com

  看了坂本真一(坂本眞一)的《孤高之人》(《孤高の人》),真的很难让人阳光起来,谢天谢地,它不是少年漫画。(笑)

  虽说个人对作品传达的“价值”持保留意见,但还是推荐大家看一看《孤高之人》。虚妄“执着”与拼搏是很迷人的,像恋爱一样,但爱情不是生活,都是成年人,能分清就好(笑)。

  攀山或许是一场一生的交易。将行在人生逆境中的人,悄无声息的引入到向上攀爬的路上,从而获得走在他人无法企及高度的人生上行的错觉,代价是命。

  (远山近山应该都是照片,近山后期处理多一些,然后加俩小人~~~~ok啦!当然没那么简单)

  戴弗斯不懂北方,懂“人”,于是越过两个史塔克的孩子打动了“熊小姐莱安娜”。可即使浩浩荡荡的权力的游戏(马丁小说《冰与火之歌》改编的HBO美剧),也仅有一位洋葱骑士而已。人心难测,漂移不定才是常态,执着反而是一场虚妄罢了。

  《孤高之人》里要攀山的没几个“好人”,给人感觉“有病请攀山,活着出名死了升仙”。常人不会拿自己的命去赌命运的,好人放不下与人的牵绊,他们活给自己,也活给别人,信仰、追求让位于生活、生命,与其“成就”,不如“度过”。我们说美德,是可以成全他人的品质才能称之为美德,执着显然不是。《孤高之人》有一个旁观者视角,攀山队员的家人们对攀山无一支持,而攀山的人基本对家人的担心毫不在意。也许读者们被文太郎攀山的经历震撼到,回头想想,若他死了,成就一个更纯粹的《孤高之人》的故事,但背后的小花与六花需要的是艺术上的升华么?

  当然,心术不正的人在《孤高之人》里是活不下去的,连最正能量的大西老师都要死成面目全非的惨样子,何况“坏”人们。那些似乎死得其所的人身在攀山路,心向世间欲,恶意周身起,于是步步向黄泉!是的,《孤高之人》中的山可以收容在现世难以立足的三教九流甚至亡命徒,但它是个自私的神明,需要信徒虔诚而执着,除了山以外,不可有其他的欲念。

  要成就某事,执着是必须的品质,成就某事的人或许是“伟人”,未必是“好人”。

  坂本真一新的长篇是《纯真的人》描写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巴黎行刑人桑松家族的故事,从高冷变成了阴冷,看吧,看了让你打冷颤!下图为纯真的人封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坂本真一也是一直犹豫着做出结局的,最终放了文太郎一条生路,也给了小花一条生路。作者们都是狠心的,但若柔情下来,哪怕是牺牲一些艺术成就与市场也不是不可能。

  美德应该被推崇,而极致应该受到尊敬。对他人的善意廉价,对自己的极致严苛。大多数人选择淹没于人山人海轻松的活,少数人燃烧自己化作灰烬。但敬意可以让燃烧定格在天上像夜空的星星,让人更真切的感受到黑夜的魅力。

  高山危险,给人的征服、孤独、高傲是其他任何事物都给不了的。山本就是凌驾于万物之上睥睨众生的,是纯粹的孤高的巅峰。用一生攀山的人,即使是死,也要死在攀山路上,死在旷无人烟里,死在登顶的希望与绝望中。当然也可能活着,活着准备攀山,活着攀山,直到死于攀山。

  日本人热爱攀山,有专门的山岳类的文学作品,改编成的漫画作品也很多。《孤高之人》是近年被引入国内最知名的攀山题材漫画(获得第14届文化厅媒体艺术节漫画部门优秀奖)。只是这部漫画的攀山初衷并不纯粹,为山盖上了厚厚一层的人性之欲:攀山到底能给你什么?

  坂本真一1972年生于日本大阪,《孤高之人》连载于2007年-2011年,单行本共17卷。《孤高之人》原作小说以日本昭和时期的一位真实登山家“加藤文太郎”为原型,故事虽为虚构,但攀爬记录均为真实,加藤文太郎因挑战枪岳北镰山脊遭遇暴风雪去世,享年31岁。漫画将故事背景由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放到当下,从背景到人物、故事都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原案小说作者是新田次郎,也是山岳派文学作品的创始人,原作剧本是鍋田吉郎、高野洋),充满戏剧冲突,扭曲的人物性格与夸张的心理活动和各种闪回的手法代入感极强,是刻意表现的令人印象深刻。坂本真一善于描绘肌肉健壮的男性形象,之前的作品也多围绕与格斗相关题材,表现的画技算不得惊艳,但在孤高之人中,从人物到背景无人不赞叹其精细的画面,这部作品可以说是坂本真一最有野心的作品,以至于用力过猛刹不住车(用电脑照片制作背景也是需要后期非常细致的手绘加工处理的)。虽然大量的大幅特写让剧情平添更多的“一惊一乍”,但单就画面来讲,读者能获得的震撼与享受非常直接,为收藏加分。

  在我们圆滑的中国人看来,日本人喜欢追求极致。物极必反,极致而忘我。非主流叙事的漫画包罗万象,题材之丰超过了电影与剧集。这样一部登山题材漫画不赞美山、不取悦人、不说教、不煽情,只用夸张的场景、象征的手法表现与细节描绘讲述不常见的压抑、挣扎与异于常人的毅力。即使如此,《孤高之人》竟也不算冷门在日本受到欢迎与好评。抛开日本人对攀山的爱和原作的号召力,这是追求极致的原力与对孤高的敬意吧。

  【放电来乐一乐,想想我们这代人,或许会把一些在我们父母看来只是小孩子玩乐的东西变成一生的乐子,且成为与我们孩子的共同的乐子~但愿吧!】

  唯物主义的三观不能解释逻辑之外的千愁万绪。人生百年在当局者看来才不是白驹过隙,总有依靠感情来判断才能走下去的未来,三观远远不够。主角文太郎被环境压制性格孤僻,但还算三观不歪,自从有了攀山的信仰后,性格中正能量的部分开始显现,于是成为漫画中唯一一位活着攀山而未死去的人。漫画里赋予他能活下去的原因是纯粹的攀山之心与执着真诚的对山的向往,因为不含杂念将自己托付给山于是得到山的回报可以活下去,但这只是《孤高之人》传达的部分主旨,事实上,就像马洛里所说的“因为山就在那里”一样,山是唯物的存在,它既不会保护、也不能惩罚任何人,登顶只是人类算计出一个最安全的时间与环境路线,配合体能的侥幸而已,若不知感谢幸运之神反而认为自己战胜了山,那只是自欺欺人罢了。山的危险是无需思考就能要人命的,才不管人们带着什么样的三观,什么样的故事。

  《孤高之人》对各种攀山设备的描述极为写实,可在人物的五官表现上有种怪异的华丽感:有着高光的嘴唇,重点描绘的精致五官,无时无刻不在充愣的表情,带着故事以外的疏离感,回想起来略带呆萌(笑)。虚妄有人说太多的闪回为剧情理解增加了难度,也有人说特写太多、脑内幻想画面太多审美疲劳,压抑扭曲的人性描写过于刻意,不可否认这些都是这部作品的突出特点,与作品要表达的“孤高”是结合一体的,但就其情节和主旨,看过之后,除了一些画面,很难有让人反复回味的地方,有种大笑之后的疲累,歇一会就忘光了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个人所理解的这部作品的意义并不推崇吧。相信很多成年女性会有同感,因为“孤高”是很难产生共鸣的词汇,作品对心理、情绪的刻画实际上并不细腻,震撼有了,却没有烙印和波澜。如果用谷口治郎的《神之山岭》做对比,会发现大师和优秀作者的差别是非常明显的,无论你是否喜欢谷口老爷子颇具时代感的写实的画风,那种润物细无声的情节铺展与人物心理的描绘总会感动你,时隔久远依然心有涟漪。

  【此文原是为“anitama”供稿被帕斯掉的,被评为观点不“正”,矫“正”了一版也没有过,原版写的比较顺溜,忍了3年终于竟发在了张大妈上(本来想写育儿好物分享,电量不足了,就去去篇库存吧,趁着18年最后一天),哈哈哈,禁止转载!那年还写了其他几篇通过的,感兴趣看文底链接。】

  总得有一些理由让你远离人群,总要有一些事情让你保持远离。这些理由、这些事情让你狂热偏执,离群索居,只有在“同类”中才能获得认同感。在常人看它们像贪婪的无休止的,对“你”来说,这是货真价实的高于一切的信仰。

  文太郎是孤独的人,但他并不高傲,他甚至是自卑、胆小且一直逃避着的。孤高之人的“高”是能攀上山顶的那份力量与为之付出的努力吧:执着于攀山的、纯粹又孤独的人。森文太郎只有攀山,没有攀山的森文太郎不如去死。

  《孤高之人》一直在讲的是山,让人拼命的高山,但让人忍不住想到海,想着飘在海洋中的性情柔和的鲸鲨。高山孤高,让人带着强烈的孤独感和侵略性,像坚定赴死的战士;深海宽广,温柔拥抱投身其中的人们,像万物的母亲。虽然高山登山与深海潜水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但给人的感觉却是那么的不同。人类可以攀上世界最高之峰,但还不能直接沉入最深的海底(直接接触海水环境时不带氧气的自由潜水极限深度是水下100米左右,饱和潜水目前极限深度是水下534米,理论也只是水下2k左右。)看似孤高的山给人最大的喜悦恐怕只有虚妄的“征服”。攀山的惊险过程因脚踏实地让“征服”感似乎非常真实,更平添了一份孤高。可高山之上有天空,是全无凭借的人类不能征服的高远,比海还要“深不见底”。但人类就是迷恋“踩在脚下”的如此有局限性的“快感”,真是未免有些尴尬啊。“迷恋”是所有家长要孩子敬而远之的词。但人总会对此着迷,好尴尬啊!(笑)

加入收藏 查看评论复制给好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