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BET体育-manbetx3.0客户端下载

当前位置:主页 > manbetx体育 > 正文

姑父在序中写道:“书中关于我的记事特多

作者: 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1-11

关键词: 惆帐, ┊阅读:次┊

  manbetx体育 www.89man.com

  我的大姑母戴传蕙,姑父一直呼之为“蕙君”。大姑母出身书香门第,气度端庄娴雅,脸庞圆润,一双大眼睛动人含情,知书达理,写得一手秀丽的小楷。大姑父和她一见面,就非常喜欢。1912年,姑父18岁,于扬州小东门粉粧巷戴府与姑母成婚。《年谱》记曰:“六月十九日申时,我往戴府,成礼,登堂时见灯烛辉煌,宾朋引领,蕙君衣轻縠,曳罗裙,云鬓蛾蛾,容光焕发,我和她行礼时,目眩神移,莫知所措。”结婚时,姑父送给妻子的礼物是沈三白的《浮生六记》。这也为他们未来的生活展示了不平凡的前景。

  1965年,姑父72岁生日,收到女儿于璋、于冬从国外送来的一份寿礼,是一台黑白电视机。电视机通过邮局寄来。打开一看,因没有调试好,有形而无声。姑父命儿子于润到商店去修,得以观看。当时电视机是十分稀罕之物,惆帐普通百姓家没有此物件,但这个电视机的屏幕,只有一个香烟盒大小。于璋、于冬都是在美国工作的科学家,大姑父是一位顶级的大科学家,和姑母坐在一起观看一台黑白电视机,看得津津有味,屏幕比9英寸电视机小得多。时间相隔50年,科技发展之落差,竟是如此之巨大!

  更足以令姑父的是,由他负责建造的钱塘江大桥,在经历了亲自建造、炸毁和修复的三个阶段之后,至今依然屹立在钱塘江上,80多年风雨潮汐的侵袭,没有任何损伤。它的建成是中国造桥史上的一座丰碑。姑父的名字也同这座大桥一样不朽。

  我最早见到姑父的《蕙君年谱》,是他用钢笔字写成的手抄本。表姐茅于美和茅于燕都抄写过原稿。他的大外孙徐安泰帮忙誊抄,有一次抄写结束没把墨水瓶盖上,遭到一向好脾气的外公的训斥,因为“一旦墨水瓶打翻,摊在桌子上的稿件就要全功尽弃”。书成,先在亲友中争相传阅,个个爱不释手,希望多印几本。姑父见我的大弟戴群能写一手好字,并会在钢板上刻蜡纸,便把手稿交付于他,让他刻写。大弟利用上下班的业余时间,对着原稿,认真刻写,花了四个多月,完成任务,居然一字不错。130多张蜡纸,卷放在一个纸筒里,挂号寄送北京。姑父收到领取邮件通知单,时值隆冬,他穿上大衣,亲自到邮局去取,珍藏于书房内。“文革”结束,我在上海找地方油印了十多份,装订成册,他看到后非常高兴,分送至亲。

  姑父自幼至老,一心扑在学习和工作上,勤于外事,疏于内务,向来不问家事。工作变动,举家搬徙,往往“事发突然”,姑妈的操劳可想而知。租房退房,运送购添家具,重起炉灶等诸般杂条已够劳累,而他们有6个孩子,退学转学,不能延误学业更是搬迁中的头等要事,亦要靠姑妈一人来精心安排,姑母是姑父的一位出色的贤内助。姑母前半生最羡慕妇女能自立工作,叹息生不逢辰。1964年,她听说女儿于美到农村搞“四清”,写信给她说:“你下乡搞四清,我时常记念,见你来信,我恨不得也去乡下吃苦,可惜我连这吃苦的资格都没有,真是白吃人民的小米了。”“人人为我太多,我为人人太少。”由此可见姑妈的一种心态,她不甘心在家里吃闲饭。一次,她到机关单位,见办事人员的桌上放有“秘书处”“会计处”这样的小座牌,受到启发,于是自制小座牌一个,用工整的毛笔字写上“秘书处”三个字,放在书桌上。姑父见了哈哈大笑,称赞妻子的秘书工作做得好。

  造桥功绩不可磨灭。1941年10月20日,中国工程师学会在贵阳召开年会,给姑父授予“名誉奖章”,表彰他为建成钱塘江大桥的劳绩,回到家里,姑父将奖章奖状给姑妈看。姑妈对姑父说:“钱塘江桥,你出了力,而且是你一生最大的成绩,然而并非你一人的功劳,所有的工程师、工人、职员都有份,给你奖章,只是把你当作众人的代表而已。”姑父听了此语言,深以为然。在年谱中记载说:“语意非常正确。”贤内助,在这里,的确不是一种溢美之词。

  新中国成立后,姑父得到党和国家的重视,任交通大学校长、铁道科学研究院院长,全国人大常委,后任全国科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人民大会堂的力学结构是他最后签字的,人民大会堂的名字也是他取的。毛主席曾四次接见他,并和他共同进餐。1987年秋天,他以92岁高龄加入中国,实现了自己的政治理想。《蕙君年谱》中有确切记述。

  过了20多天,上海解放,全市工厂无一被毁,被关的300多名进步学生全部出狱。上海解放后不久,陈毅市长约请上海各界人士座谈。他见到姑父,立即和他握手说:“我知道你对上海解放是有贡献的。”姑父也感到很欣慰。

  近日,收到大妹戴玮从美国发来《蕙君年谱》的电子版,勾起了我对大姑父茅以升、姑妈戴传蕙的缅怀。

  《蕙君年谱》实际上是姑父茅以升的一本自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离不开。姑父在序中写道:“书中关于我的记事特多,似成我的自传,我的一生是和蕙君分不开的。所有我的事业,都有蕙君的一份。”《蕙君年谱》行文简约,家庭琐事,细细道来;笔触淡泊,风吹草动,一带而过。文短情长,能看出他们半个多世纪相濡以沫的生活轨迹:有苦有甜,有喜有悲,但动荡播迁多于安适恬静,奔波劳顿胜过宁静福祥。

  姑母是戴氏长女,我的父亲戴传安(字筱尧)是九弟。至“文革”初,姑妈的九位同胞手足,只剩“一头一尾”,所以大姑母一家和我们一家关系特别亲密。1981年我到北大进修美学,节假日常住在姑父家;大妹也有一段时间到北京照顾姑父。1967年姑妈去世,姑父极其伤感。至1970年,姑父的感情稍微平复,为纪念“蕙君”,也为给后人“有一番交代”,在76岁时写完回忆妻子的《蕙君年谱》一稿,自她19岁出嫁写至终年73岁,共10万字。

  杭州民间有几句歇后语:“钱塘江上造桥”,“两脚跨过钱塘江”,意为不可能。《年谱》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是姑父领衔花了三年时间,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终于建成钱塘江大桥。1937年9月26日,大桥竣工。姑母在长沙听到这个喜讯,一块大石头落下地,身患多年的抑郁症竟豁然痊愈,慢慢地,连顽固的失眠症也奇迹般地好了。“解铃还须系铃人,心病终须心药治”,大姑母的忧喜是与丈夫的命运紧紧相系的。

  的确,姑父工作忙碌,尤其是在他外出期间,姑妈收发书信,接待来访者,管理一应杂务,做到一丝不苟。姑父回家,看见桌上整整齐齐的报刊、文件、书信以至记录电话内容的小条子,夸赞她是个称职的好秘书。姑母管家井井有条,《年谱》中写道:她有一本“备忘录,无论什么事,一查便知,重要日期、人名、地址等都有记载;对各种生活问题,都有计划安排,不会误事,简直是一部编年的‘国民经济计划书’”。

  但是,大桥造成,日寇侵华,为防止日本侵略军利用大桥,茅以升接到上级的炸桥命令,挥泪断桥。1937年12月23日晚,杭州沦陷。大桥工程处撤退到浙江兰溪。《蕙君年谱》中对炸桥事记载:“1937年11月17日,钱塘江桥公路通车,我乘的12号小汽车首先过桥,算是过钱塘江桥的第一辆汽车。这天杭州全市居民,争以过桥为快,万人空巷,极以一时之盛。然而为了炸桥,炸药及引线,已在桥上安放,过桥者履险如夷,无人知悉。……钱塘江桥于12月23日下午5时,因日寇迫近,为我方自动炸毁。三年心血,我修我炸,痛心无已。”这在世界造桥史上,可谓是空前绝后。自己造的桥自己炸,轰然一声,大桥坍塌,姑父心痛吐血,大病一场。

  1949年5月初,上海解放前夕,风声鹤唳,汤恩伯兵败如山倒,上海市长易人,由陈良出任上海市长。陈良的妻子李佩娣是姑父留学美国的同学。她到姑父家,劝说姑父出任上海市政府的秘书长,协助陈良工作。姑父坚持不从,态度十分明确,两人不欢而散。姑妈也支持他的决定,劝说他住医院躲避一阵。姑父接受了姑妈的建议,入同济大学附属中美医院不出,陈良对他也无可奈何。同时,姑父却和地下党保持密切联系,加入了一个进步组织“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当时,姑父接受了地下党交办的两件事:一是军队撤退时,勿要破坏上海工厂;二是有300多名学生被捕,上海解放时要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姑父找到了李佩娣,陈说上述两点意见,劝说陈良给自己留一点后路,陈良接受了姑父的建议。姑妈听说后,也对姑父说:“这样你可以放心了。”

  年谱中还有许多家事的记载,包括教育子女、子女成长的记载,虽是零星记述,事多细微,但也可以见其为人和对妻子的怀念。

  戴平上海戏剧学院原党委书记、教授。1991年被中组部评为“全国优秀领导干部”,1993-2003年为上海市第九届、第十届人大代表。主编《戏剧美学教程》《中国民族发饰》。著有《戏剧——综合的美学工程》《中国民族服饰研究》《聆听戏剧行进的足音——戴平戏剧评论选》等。

  结婚后,姑父回到唐山路矿学堂(唐山铁道学院前身)读书,毕业后又公派去美国留学,妻子独自带着长子茅于越在婆家过大家庭生活。1917年,姑父在美国康奈尔大学获得硕士学位,但夫妻分居,妻子每月带孩子零用仅两元,但姑父无力接济。生活虽然辛苦,但夫妻都不觉为苦,他们时有通信,述说别离之情。秋天,蕙君寄姑父一信,内有照片一帧。蕙君单身独坐,夏季服装,下着黑裙,照片后亲笔书写杜甫诗“月夜”两句:“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姑父在年谱中记曰:“为之惆帐不已。此照我复印多帧,不时取出对看,纸上温存。有一次蕙君来书,提到唐诗‘闺中少妇不知愁’,云‘为何不知?’”其中夫妻的恩爱之情,至今读来,依然十分感人。

  大表姐茅于美是一位诗人。她曾有诗记述《蕙君年谱》:“夜夜灯前抄年谱,几回泪涕满衣襟。征途驰骋非平坦,往事凄迷写逼真。险境惊呼怜处处,亲人重忆恋频频。百年似此人间少,何幸相依过半生。”这八句诗,道出了姑父姑母共同生活55年的甘辛。

  《年谱》末,姑父对妻子的一生,用以下的一段文字作了总结;“一生惜为病困,自幼缠足,遗恨终身。六十以后,手臂经常疼痛,早起两眼模糊,需要点药水。六五以后,每冬蛰伏,春天来到,就说:‘马路上看看,也是高兴的。’后来,总怕病不得好,每早起床,喜形于色,说‘又树起来了!’平时体质虽弱,而老不能闲,每月还做不少小事。性爱洁,痰盂向来自理,年逾七十,不显老态,由于眉眼素美,常人有问,为何这样好看,勤劳成习,巨细关心,直至最后,言行依旧,神明不衰。”短短不到两百字,写出了姑妈的一生行止,也写出了姑父对妻子的一生钟爱和真情。姑妈于1967年1月13日去世,享年73岁。姑父写下的挽联:“一世操劳,半生忧瘁,负卿曷极;满门遗爱,万里留芳,惠我何多”。

加入收藏 查看评论复制给好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